首页
> 新闻资讯 > 今日临海

视力保护色:
他的心中有杆秤——追记临海市人民法院副院长林朝晖

2017-09-12 00:00:00信息来源:临海新闻网浏览次数:字体:[ ]

  他是一名法官, 32年工作时间里,兢兢业业,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最基层的人民法院干警,到审判员、庭长、副院长,就像一颗螺丝钉,坚定不移地铆在一个岗位上;
  他心系百姓,锐意进取,勇于创新,推动一项项便民措施的开展与落实,将毕生的精力花在“为人民服务”上;
  他廉洁自律,作风俭朴,公私分明,一辈子守护着心中那杆代表法律正义与公平的秤。
  2017年8月10日这天,他因公牺牲在心爱的工作岗位上,没有留下只言片语。52岁的他,就这样把忠诚永远镌刻在了他挚爱的法徽上,用短暂的一生诠释了一名法官“胸中藏正义,两肩扛道义”的人生本色。
他,就是临海市人民法院副院长林朝晖。

“不能让人民群众失望,更不能损害法官的形象”
  林朝晖,籍贯台州黄岩,1965年1月出生于临海,20岁时进入临海法院工作成为一名干警,而这一干就是32年。熟悉他的人,都这样评价:正直、公正。而要说到这性格,家人都认为是基因遗传:朝晖的爸爸原来是人武部分管征兵工作的干部,按理说,握着这样的权,自家两个闺女当兵自然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到他爸那儿,这样的事儿行不通。老人认为,自己管这摊子工作,却让自家闺女得便利,怎能让群众信服?想想,老人对自己亲生女儿尚且如此,那别人若来求,结果不是明摆着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从小学习优秀的林朝晖靠着后天的勤奋和努力,走上了法院的工作岗位。和法律打交道的32年里,良好的家庭教育加之对自己当好一个法官的要求,让他在自己心里放了一杆秤,凡事孰是孰非,孰轻孰重,孰能为孰不可为,他一身正气,把这杆秤端得不偏不倚。
  临海法院原副院长陈建国与林朝晖同时到法院工作,两人是很好的同事和朋友,谈起林朝晖,他说,当年我们两人一起,被分在了刑庭工作。他一过去,就承包了庭里的内勤、记录、归档和物资管理等大大小小的工作,让老同事们都感慨有了朝晖同志,其他人的工作相对轻松了很多。
  2004年,林朝晖接手了一案子,一村民状告村委会未经任何审批,将自家祖传的三间楼房推倒,要求赔偿1.25万元。一边是弱势的村民个体,一边是强势的村委会,林朝晖注重法理,也讲究情理,心系案件当事人双方,做到了将一碗水端平。最后判决村委会赔偿村民2000元,化解了这场纠纷。
  还有一次,林朝晖审判一个夫妻双方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案子。男方几经周折找到林朝晖,希望判决时予以照顾,让自己得到孩子的抚养权。但林朝晖没有因为私情而枉法裁判,最终依着法律的规定,做出了公正的判决。作为一名基层法官,林朝晖每天面对的不是什么大案要案,往往是诸如债务纠纷、邻里矛盾、婚姻家庭这样的案件,但他从未轻视过某个案件,而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因为他知道,在人民群众心中,他是公正的代表,不能让人民群众失望,更不能损害法官的形象。
  30多年时间里,林朝晖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普通的书记员走到了副院长的位置。这样的过程,铸就了林朝晖深厚的法律功底和较强的业务能力。单位里,无论是领导,还是普通干警,都喜欢找他商讨法律适用问题、交换办案心得,而林朝晖每次都不厌其烦,耐心探讨。当遇到自己不确定的问题,他还会主动帮忙寻找法条,检索案例,同事们也都被他扎实的业务功底及平易近人的性格所深深折服。该院民二庭副庭长徐秀月回忆说:“但凡有吃不准的问题,我都习惯了找林副院长请教,而他总能一语中的,我每次都感觉收获良多。”
  司法体制改革后,林朝晖作为第一批入员额的院庭长,根据改革要求带头办理了不少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就在他离世的前两个月里,他共收到案件47件,审结的最后一个案件是一起涉外名誉权纠纷案件,当事人一方系作为人才引进的美籍华人,与其企业员工因发生劳资纠纷而闹上法庭,双方开庭时情绪十分激动,矛盾也很尖锐,劳方甚至表示要越级信访。面对这种情况,林朝晖不但耐心细致地为双方释法明理、答疑解惑,还通过多种方式不断做双方思想工作,最终该案以原、被告握手言和而得到圆满解决。可惜如今,他再也无法穿上深爱的法袍去审结剩下的20余件案件了。
  “林副院长审判业务能力相当强,为人又正派,这样一个好法官就这么走了,真是太可惜了!”临海市某律师事务所主任蒋律师感慨道。

“能给老百姓带去便利的,都应该认真去做”
  经过近20年的基层法院工作的锤炼,2004年,林朝晖升任为临海市人民法院副院长,以分管民一庭、民四庭、派出法庭等民事条线为主。站在更高的平台上,他开始为更多的群众谋利。
  2003年,《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针对交通事故,老百姓不提出申请的话,交警不再进行调解。如此一来,大量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涌入法院,老百姓来往法院、交警队、保险公司十分不便。林朝晖多次亲自组织与包括交警队在内的多方进行协商,最终将交通巡回法庭开进了交警队内,该交通巡回法庭也是台州市首批较为成功的交通巡回法庭之一。
  “交通法庭筹备时,林副院长凡事亲力亲为,包括我们的办公室、工作环境等,他都非常关注。我们刚开始办公时经常加班,林副院长下班后,时常过来看我们,有时候甚至陪我们一起加班。”第一位驻巡回法庭的法官,现为民四庭副庭长的王放忠回忆说。
  虽然市区设立了交通巡回法庭,但难以满足乡村群众的需要,比如杜桥法庭辖区经济发达、企业集中,机动车辆数量庞大,如果发生交通事故纠纷,交警部门调解不成的话,当事人则要通过法律诉讼至杜桥法庭,整个过程周期长而且花费大。针对这一情况,2013年,林朝晖与多部门协调,在杜桥镇设立了交通巡回法庭,同时引进了保险公司、法律援助、司法鉴定等机构同时进入。这是台州首个设在镇级区域的交通巡回法庭,大大提高了案件的办理效率和质量,实现了交通事故纠纷案件受理、调解、审理“一体化”,为当事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临海法院交通巡回法庭成立至今已满10年,共办理案件6000余件,它一步步的发展和扩大,倾注了林朝晖太多的心血和汗水。
  “林副院长的创新思维很强,一项工作开展后,他总是锐意进取,勇于探索,在他看来,为民之路永无止境。”临海市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金吕友告诉记者。近年来,大量的矛盾纠纷涌至法院,法院承受着较大的审判压力,案多人少困扰着基层法院的发展。2016年,临海法院探索建立了“1+2+17”诉调对接大调解机制,即在法院、法庭、镇(街道)分别设立1个诉调对接中心、2个分中心、17个工作站,进行诉调对接、诉前分流化解。林朝晖作为该机制所属条线的分管领导,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临海的各个街道、镇都走了个遍,每到一个镇他都要走访当地的镇政府、交警中队等机构,商讨如何将诉调对接中心、工作站具体落实,工作量可想而知。最终,在林朝晖的不懈努力下,该机制顺利建起来并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从民事调解、司法确认向刑事和解、行政协调和解、执行和解扩展,使更多的群众享受到诉调对接带来的高效便利。据统计,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通过该机制调解解决的案件达2500余件,临海法院的收案量也在一定的时间内出现了少有的“倒V”字型结构(即收案量下降,结案量上升)。《浙江法制报》《台州日报》等均以头条、专版的形式对此予以了跟踪报道。
  2016年7月,余杭区法院的道交案件“网上数据一体化”工作正处于初步探索阶段,林朝晖即给予了极大关注,他亲自带队奔赴该法院进行了考察学习,回来后迅速组建了工作群,制定了临海启动该项工作的时间节点、办案数量、工作创新点,经过极力争取,浙江省高院确定临海法院为台州市唯一一个道交纠纷“网上数据一体化处理”综合改革试点法院。经过充分准备,2017年3月21日下午,“台州市保险行业人民调解委员会临海工作室”在临海法院正式挂牌运行。该机制运行以来平均每天结案1.2件,且全部案件均自动履行完毕,收到了较好的成效,走在了全省11个试点法院的前列,台州中院在临海召开现场推进会,在台州地区的法院推开该机制的实施。此后,台州多家法院组织人员前来考察交流。
  有了交通事故纠纷处理上的经验,林朝晖想到其他领域也可以通过部门对接,让群众受惠。于是,他积极将法院业务同市场监督局、司法局、公安局等部门对接,通过部门合作,让百姓享受诉调对接带来的高效与便利,受到了群众的交口称赞。其中,成立台州市首个消费纠纷诉调衔接中心及其后所产生的工作成效更是受到了省、国家工商总局的肯定。8月22日至23日,台州市消费纠纷诉调对接工作现场推进会在临海顺利召开,临海法院就相关的先进工作经验与参会单位进行了交流。

“在物质上不与别人攀比,懂得知足常乐!”
  法官是一份特殊的职业,因为拥有决定案件当事人利益归属的裁判权力,容易成为案件当事人或代理人贿赂的对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林朝晖以“非淡泊无以明志”为座右铭,始终恪守清廉,淡泊名利,让自己的人生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抵得住诱惑。
  8月14日,记者走进林朝晖位于临海老城区的家里,真难相信在法院工作了32年,当了13年副院长的他在这样一个老小区的一套二手房里住了整整15年。
  简单过时的装修,没有空调的客厅里摆放着几台老式电风扇和一组陈旧的沙发,墙面上一台电视机显得孤零零。平时林朝晖最喜欢靠在沙发上,吹着电风扇,看看书或电视。亲戚们多次和他开玩笑:“如果我们说一个法院副院长住在这样简陋的房子里,真不知道会有几个人相信!”林朝晖对此却不以为意:“为什么要介意别人的说法,房子能住就行。生活上,我们不要和别人攀比,要懂得知足常乐!”
  的确,对生活,他几乎没有什么要求:
  吃饭,一碗大白菜炒肉片加一个蛋汤,就可以搞定;而大多数时候,他总以一碗面解决一餐。
  穿的衣裤鞋,都是网上淘来的实在货,有哪个地方被钩破了也舍不得扔,还从网上淘了一台迷你缝纫机,修修补补后继续穿。
  家里曾添置过两辆轿车,均为二手车。第一辆是普桑,陪了林朝晖几年,在他爱人郑慧看来,都说不好是车伺候人,还是人伺候车,因为不时地,这车就会半路熄火“罢工”,没法子,两人只得下车推着车走。这样的事故多了,就成为亲戚朋友见怪不怪的饭后“故事”。到后来,这车子的窗摇不上去了,空调打不起来了,郑慧忍无可忍,背着他到路桥买了一辆7万元的二手别克车。
  对林朝晖的亲戚家人来说,他这个“法院副院长”当与不当一个样:老婆郑慧在单位换岗位,只能踏踏实实凭能力考试,未借力丈夫一点职权;两个妹妹下岗,到处找工作,大妹妹也曾旁敲侧击让他帮忙看看,却被他义正辞严挡了回去:“你们自己有手有脚,别人能找到工作,你们也可以!”郑慧家的亲戚需要帮忙找工作,大家明白他的性格,都没说,林朝晖心生愧疚地解释:“如果我用自己的权力帮助了你们,那日后人家找我帮忙,我又该拿什么来还?”。
  坚守做事的底限,不放弃做人的原则,林朝晖让家人感觉“六亲不认”,但日子久了,换来的是亲人朋友由内而外的尊重与敬佩。林朝晖的儿子林子路告诉记者,心目中,爸爸是一个清官,他告诫我凡事要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成功,我会努力活成像他这样优秀的人。
  忙碌的工作让林朝晖少有时间陪伴妻儿父母,难得休息,他会陪着儿子唱唱歌。四五年前,老父亲去世后,他将年迈的老母接到自家一起住,每天中午,只要有时间,他便回家陪母亲吃饭。时常会因工作耽搁,回到家晚了,饭冷了,面涨了,可他依旧会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在家陪母亲吃饭,不管如何,味道都是好的!”
  林朝晖走了,他短暂的生命,如烛火熄灭,却留下了暖人的光明。他用自己坦荡磊落的一生,在法律岗位上,呵护着心中那杆公平与正义之秤的平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正义之美、为民之美、公正之美、廉洁之美,他的一生,无愧于手中的权力,也无愧于党和人民的重托。

(编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全文下载]:
分享到:
0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